將自己擺設在
沒風聲 沒雨聲
沒辯論聲 沒八卦聲
沒任何聲音的心靈聲音中


要說 要說 要說出
我的喜樂我的憤怒
我的愛我的恨
用肢體說 用眼睛說
把一切都痛痛快快說出來
但我最珍貴的
是靈魂高貴的沉默 靜觀


除了看見以巨大身軀擋住一切
折磨我一生 也溫馨陪伴我
一生的黑 之外我祇眺望
或凝視 所有聲音


鮑魚之肆或芝蘭其室
皆與空氣有關 若空閒的
氣已沖入斗牛 氣已貫上雲霄
氣已經核爆成毀滅之氣
香與臭都是多餘的味道
     多餘的閑氣


許多羽毛堆擠在一起
飛不起來了
怎麼也飛不起來了
當憤怒得羽翼倒豎
焦急得焚燒起來
所有灰塵將都飛揚入雲霄 或
隨淚流入汪汪
羽翅 不必隨情緒飛落了

出處:智邦 每日一詩電子報

bcsrps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